您的位置首页  文化娱乐  杂谈

杂谈广州五大区美食歧视地图

杂谈广州五大区美食歧视地图  口味是很主观的,有主观就会有,有就会有歧视,有歧视就会有针对…

原标题:杂谈广州五大区美食歧视地图

  口味是很主观的,有主观就会有,有就会有歧视,有歧视就会有针对。在广州美食江湖上,越秀、天河、荔湾、海珠,再加个番禺,性格各异,又彼此看不顺眼,上演了同城打比口水战,不经意间,就祭出了一幅美食歧视地图。

  也难怪。越秀区资历最深厚,更有省市坐镇其中,自然是底气十足,十多年前已将东山区强势拿下。论文物古迹,论历史沉淀,论文化底蕴,越秀真是无出其右。纵观整个羊城,越秀的面积最小,但餐厅密度却最高,越秀老饕在自诩吃遍了全城之后,还是傲娇地觉得自家地头已经包罗万有,吃得最是舒心自在。

  当然,越秀er的这种自豪感也不是没有理由的。因为,这儿的美食确实多到吃不完呀!就拿“广州第一条花园式美食步行街”惠福东来说,绿树成荫,商家过百,“点食都唔贵得去边”。

  永盈可是广州第一家港式茶餐厅哟,天河那些什么吴系、表叔、表哥、表少等一堆茶餐厅亲戚出现之前,永盈早已在店门口煮起热烫的牛杂汤汁了。

  一旁的步行街,总是庆幸自己比毫无章法的上下九要干净有序。太平馆一定要过一下,这是一家了解历史比品尝菜式更有意义的西餐厅,因为它是广州首家!嗯,广州首家,越秀er最喜欢这个称谓了,即使不知道汁跟毫无关系,只要拔得头筹,就是牛逼的!

  广大一度沉寂的生记边鸡又恢复了气息,九记边鸡在新地头重获新生,可惜多美丽炸鸡却早在N年前黯然离去。同样是消失了的大马站食街,遗留下来的,也有与街同名的大马站煲。这些,就是历史的沉淀!什么?没听过?虾酱火腩豆腐煲,识唔识啊?

  更别说文明的炖品店糖水铺了,时刻在为热恋中的男女制造浪漫时刻,达杨百花玫瑰打卡,朋友圈廉价放毒晒命,给天河的单身加班狗又拉了一点点的。

  这时候,西门口土地公不失时机的敲敲镜头:“咳咳,我们这里也很热闹啊!”地铁上盖的光孝,除了初一十五升起的香火,就是每天不绝的烟火。雅苑餐厅一款豉油糖煎黄花鱼值回票价;品啖着惠爱鸡的老饕喃喃自语:“使乜去白天鹅吃几百蚊的葵花鸡啊!”

  自从被越秀大一统,东山一直心有不甘。好不容易混出个“有钱有势住东山”的名堂,却被你老谋深算的越秀沾了光。风云叱咤过后的东山,也不屑与只得奢侈没有内涵的天河拱手作揖,于是逐渐植根出自己独特的文艺气质。

  新河浦一带的深巷处,一家家静谧的咖啡酒馆民宿,文艺小资们用着低于天河的消费,在这里跟婆娑树影、窗花阳光、宠物猫狗乐此不疲地玩着游戏,然后美颜发布。这才叫生活,OK?

  至于环市东嘛,越秀老牌商圈了,其实也没什么好炫耀的。不就是那天天旺场的happy monk、服务好到肉麻的利苑酒家、360度俯瞰广州风景的凌璇阁,以及建六淘金前前后后的餐饮大咖小咖吗?在猪肝新城兴旺之前,多少人在这里饮饱食醉?

  但天河马上挑出来object:“美食圣地?问过我未?!”这位牛逼哄哄的当家花旦,终于发话了。也难怪,贵为城市新宠的高逼格金融中心,头顶CBD,地域之内的餐饮食肆,身家足足是老越秀的3倍有多!

  你们越秀就抱着老旧的文化历史自嗨吧,我们大天河玩的是时髦潮流,炫的是优雅贵气!还在街边士多坐胶櫈喝2块钱的亚洲汽水?太low了!天河er最低配的社交场景都必须是在知名咖啡店里,叫上三五同事,高谈时下风潮或办公室。性价比?在逼格面前,性价比算个什么东西?

  没去太古汇和K11晃悠过,没在珠江新城留下过足迹,就等于没真正到过天河。至于珠城哪家高档餐厅适合你的气质?只要人均价钱够高,都适合!四季酒店百鲜汇、igc莫尔顿扒房、柏悦酒店悦景轩、W酒店稻菊,吃前循例发一张朋友圈食物照,关键是照片下面要不露声色的标上餐厅大名。吃完后,美滋滋地看着留言中一大堆双眼发光、口水直流的微信表情,这才是真正的优越感啊!再偶尔刷到刚才那个穷逼食神在兴致勃勃地聊着cheap到爆的大马站煲,于是地留下一句“好想吃哦”,这才是真正的歧视啊!

  近年米其林风劲吹,刮来了不少外来明星餐厅——明阁、利苑、莆田、荔雅图、御宝轩、云居、田舍家......这些,统统都在天河!虽然,以上米其林头衔其实跟广州无关。

  不过,今年米其林终于要落户广州了,没准天河又是星级餐厅扎堆之地。那时候,天河的尊贵不凡才算拿下实锤。

  天河不仅盛产白领,还批发网红店。尤其天河南一和六运小区,简直是网红店的孵化。它们都有着共同的特点——颜值担当!无论装修、、器皿、餐单、食物、侍应、老板,皆为取景对象。以“种草已久,今天终于来拔草”为开场白,九宫格朋友圈,圈友羡慕点赞,满足小资心,成全店家宣传梦,多赢!至于出品味道,只要不难吃就行哈!有个别的,难吃也没关系!

  暴富户没内涵?谁说的?你站出来!看看广州恒大足球队,从一夜成名到连摘7年中超桂冠,班底有多少是本土球员?

  天河常被嘲笑是没有底蕴的暴发户,怀里的传统餐馆凤毛麟角,就连拉肠云吞面店也是西边老区的延伸。但越秀荔湾的清平、云香、大同、利华呢?不上进的老字号,吃老本也把自己饿死。好了,就不往伤口上再撒盐了!

  炳胜、广州酒家、陶陶居、琥珀等来到CBD不是活色生香、脸色红润吗?天河轻松扳回一局!

  越秀和天河在为“美食圣地”炒得脸红耳赤时,西边的荔湾淡定一笑:“成熟D啦,‘味在西关’听过未啊?”

  提起西关,除了趟拢门、满洲窗、麻石巷、骑楼街,还有就是无尽的小吃。就连永无结局的西关情景剧《外来媳妇本地郎》,也几乎每集都在吃中度过。

  西关美食的炒冷饭洗稿文章实在是多到令人打嗝。其实,到荔湾觅食还需要攻略秘籍吗?!节假日在宝华多宝随便一逛,哪里人多往哪里钻,哪里排队去哪里等就对了!

  然而以上是对外地游客而言的,也就是那些只要来过西关吃过几顿就当作到此一游、心满意足的旅人们。真正的荔湾er是懂得与的。

  时下的“味在西关”嘛,好食是味,劣食也是味,百味交集。再看看上下九步行街的自暴自弃,“卜佬成群啊”!

  当然真正好吃的店也是有的,而且很多:向群饭店、伍湛记、坚记面店、冰芝恋、文记壹心鸡、吴财记面家、珍珍小吃、荔林食店、云腾沙锅粥......

  另外别忘了芳村也是大荔湾家族的。以前叫荒村,荒芜的村,近年来经济搞来搞去就是扶不起的阿斗,不过,芳村多美食倒是的。

  芳村食肆普遍都是“抵食夹大件”:顺德松记、榕树头鸡煲、鹅公村、华哥猪精品、南围村大排档、荷香居,哪一个不是点击率胜出?

  但若然你叫天河食货周末过来一聚,恐怕就要友尽了。反而越秀海珠的退休老爸老妈阿公阿婆,没准是中市和荔塱两大市场的常客兼股东。不信的线点来钟,挤上从芳村开出的811巴士感受下,煲汤炒菜养生经,声声。这么奔波为哪般?你们大城区的肉菜卖得贵啰!反正羊城通一嘟,“老人免费卡”!

  所以,差,一直是荔湾美食被人诟病的一点。再举一例说明:恩宁鸡煲并不是店名,而是这条的特色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在这里的颓垣败瓦落魄骑楼中衍生出好几家的炭炉鸡煲,越兜踎(寒掺),老板越串嘴(拽),越旺场。

  若由此推出荔湾没有适合约会的地方也是不的。这里好歹还有沙面呀。白天鹅走一转,花不了你一个月的工钱;陶然轩、侨美食家也行,午餐后乘着雅兴漫游沙面大街,鸟语花香,感受对对恋人婚纱照现场的各种温馨,试问广州还有哪个地方能有这等浪漫?

  以前“没钱没权踎(蹲)河南”,看来海珠是老城区里过得最低调无趣的。“宁要一张床,不要河南一间房”,从父辈开始的这句俗语,已经播下了歧视的种子。殊不知,当年说过这话的人的儿子,如今可能正给河南的电梯房还着房贷呢,造物弄人啊!

  河南最有怀旧feel的当属南华:裕记白切鹅、梁家菜馆乳鸽,好味如常,但跟荔湾一样,千万别对太吹毛求疵!

  江南西也是个好玩的地方,这个河南地标,一贯活泼跳动。劝你一定要常来,最大原因是这里的新奇小店有着与天河南一一样的高频换手率,时不时就有新铺接力面世,你方唱罢我登场,永远不会让人审美疲劳。

  宝业、南田则是消夜的代名词,蒲天光、淇乐多、周大龙、潮膳、辣田鸡、捞鸡......总有一家你帮衬过吧。人品好的时候,你还会遇上“广州梅艳芳”炒螺明,和咸水歌之王,还会拱桥,以前卖螺送歌,现在卖歌送螺,听说他还搞过个唱,认真要写个“服”字!

  从惠食佳往河对岸看去,可以看到曾经广州的标志南方大厦,越秀er戏称它是“卜佬大厦”,如今也早已黯然失色。广州要发光发亮,唯有指望定海神针广州塔!

  诶,如此朗朗上口的名字,多亏了当年隆重其事的全球征名活动。海选过后,最终伟大的中山大学创作团队脱颖而出,终成“广州塔”。记得有位学子感慨道:母校果然有创意!

  好吧,作为广州人,怎么都要登上号称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最高的旋转自助餐厅留个纪念,怎料尊贵的价格和可恶的畏高症,又把一群同福粉丝们恨恨地歧视了一番。所以,广州人干脆不上广州塔,只上白云山。

  你越秀自称是广州之地,那我番禺更是珠三角的center了,千年的鱼米之仓啊。

  但“南番顺”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年轻一代会提起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曾经的大番禺如今被戳上广州标签,更何况南沙小弟又拂袖而去,“原本的百万葵园是我的,原本的十九涌也是我的!”忍痛割爱的番禺耿耿于怀。

  闻说不少番禺土著不认为自己是广州人,开口就是“你们广州,我们番禺”。就连原本的老四区居民迁徙到番禺后,也会改口“我住在番禺,不在广州。”这种属地优越感从何而来?其它原因说不准,但有一个理由还是挺坚定的:食在广州,味在番禺。

  等等,不是味在西关吗?番禺食家轻蔑一笑:“扶持没落荔湾小吃的小圈子颁游戏,你也当真?!”

  这反而引起了省城人对“味在番禺”的好奇,他们只吃过猪杂粥、沙湾姜撞奶,只知道长隆、香江、四海一家、渔民新村,充其量再加个滋粥楼和腰记饭店,哪会领略过钟村三宝、蚬肉生菜包、爬金山、风鳝焖面豆、大蕉焖鸭、别茨甑鹅、水牛奶炖全鸡、绿豆灌大肠、煎焗白鸽鱼、光皮乳猪、柚皮炖鱼肠、紫坭鱼皮角、蒜蓉蒸三黎、钵仔禾虫、市桥白卖、石楼蛋散、菊花烧卖......就连拉肠,番禺er都说跟广州的不一样。

  大学城的饭堂攻略丰富得可以出书了,新开的宜家,连餐厅也是天河的好几倍。祈福新村不如说是一座城了,十万常住人口阵容鼎盛。有了祈福缤纷世界大大的乐土,番禺er除了返工和探亲,也是偶尔才会到省城对接一下。

  你们省城人倒是喜欢周末涌来番禺增加人口密度呢,不找到一些偏远农庄隐世食店就枉称自己是专业吃货。在番禺er看来,“味在番禺”除了不时不食原汁原味,怎少得了朴素温馨的人情味,一种在高逼格CBD之地与生不俱来的味道,“没有人情味的食物,还叫真正的美食?”

  就这样,几大城区乐此不疲地明嘲暗讽,但无非是耍花枪式的互怼撕逼;若要谈到同一焦点的不屑嘛,或许就是外来判官对于本地美食生态的指手画脚,比如即将拿到广州户口的米其林。看看毁誉参半的上海指南,一些老广推想出轮胎人的口味定必是不接地气:“粤菜,米其林鬼佬识条铁咩!”

  但另一方面,有国际影响力的餐厅榜单落地羊城,起码能“投石冲开水底天”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都说食在广州,所谓的美食歧视吧,说到底就是百花齐开,相互促进,永现生机,争什么呢?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